<acronym id="2pjuw"><noframes id="2pjuw"><strong id="2pjuw"></strong></noframes></acronym>

    1. <tbody id="2pjuw"><pre id="2pjuw"></pre></tbody>
      <dd id="2pjuw"></dd>
    2. 煤炭行業蕭條 去產能轉型渡難關

      美國煤炭巨頭博地能源公司(Peabody Energy)發出警告,稱可能申請破產。如果變成現實,將成為美國大型煤炭生產企業破產浪潮的最新案例,此前申請破產保護的煤炭企業包括阿奇煤炭(ACI)、阿爾法自然資源(ANR)、愛國者煤炭公司(PATCA)和沃特能源公司(WLT)。反觀國內煤炭市場,供給側改革在大力推行,去產能“進行時”,國內煤企的現狀又如何?政策方針不斷出臺,又將注入怎樣的動力?

        多因素壓制國際煤企苦不堪言

        如果博地能源申請破產保護,這將成為美國大型煤炭生產企業破產浪潮中的最新案例?;赝^去4年,美國已有超過30家煤企申請破產,其中不乏像愛國者煤炭、阿爾法自然資源等大型煤企。

        美國煤企生存環境惡劣,這是多因素共振的結果。首先,2012年以來國際煤炭市場供需失衡,煤炭價格一瀉千里,煤企高額負債壓力;其二,美國方興未艾的頁巖氣熱潮,極大壓低了天然氣價格,電廠正越來越多使用天然氣發電;其三,更加嚴厲的政府監管政策出臺,比如《美國清潔電力計劃》,導致煤炭使用率下降。

        咨詢機構Wood Mackenzie的研究負責人普雷斯頓說,博地能源的大部分煤礦仍然盈利,只是盈利水平不足以償還積累的債務。博地能源欠下的銀行貸款和債務總計63億美元。2015年8月,阿爾法在申請破產時背負債務超過30億美元,已連續虧損4年。

        美煤虧損,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煤炭需求萎縮帶來的沖擊。EIA的數據顯示,自2011年以來煤價已經下跌62%,過去12個月來下跌了18%。

        2011年至2012年間,隨著頁巖氣革命的爆發,不斷增加的供應使得天然氣價格下滑約40%,這促使更多的電力公司轉而使用天然氣。美國能源情報署(簡稱EIA)在此前公開表示,2016年將是美國天然氣發電量超過煤炭發電量的第一年。該機構稱,2016年美國天然氣發電量比例將為33%,煤炭發電占32%。2008年時,燃煤發電曾占據美國用電量的一半。

        2015年以來,煤炭價格承受下行壓力。而對于美國煤炭企業而言,美國奧巴馬政府通過了《清潔電力計劃》,無疑又是一枚重磅炸彈。該計劃要求美國現存的電廠到2030年時,與2005年相比要減少32%的溫室氣體排放量,同時要求屆時美國發電量的28%來自風力和太陽能等再生能源,但這一比例在2014年僅占13%,提高不止一倍。該計劃還規定各州必須在2018年之前提交減排計劃,并在2022年之前完成第一階段的減排目標。

        受到該計劃沖擊最直接的無疑就是煤炭行業。美國能源信息署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,清潔電力計劃可能會造成煤炭產量下降高達40%,煤價也會下跌8%~10%左右。

        分析人士指出,該政策對美國煤炭行業來說,是極其嚴厲而后果嚴重的。如果該計劃真的實施,美國煤炭行業的倒閉潮和長期冬天可以預見。

        盡管此計劃遭到15個州的強力抵制,但清潔能源擠壓煤炭企業已是不爭的事實,而且只會愈演愈烈。

        行業蕭條狀況難改國內多數煤企虧損

        煤炭行業已經走過了“黃金十年”,如今,行業蕭條,煤礦成了燙手山芋。

        2003年到2008年,煤炭幾乎一天一個價兒,到了最瘋狂的2008年,前三季度甚至每小時都不同價兒。當時,動力煤被炒到1100元/噸,且供不應求。2015年動力煤價格一直處于單邊下行模式,秦皇島港山西產5500卡動力末煤平倉價格由515元/噸跌至366元/噸,跌幅達28.93%。

        由于煤炭嚴重供過于求,煤價持續下滑,虧損已經成為煤企常態。根據中國煤炭協會的統計,2015年煤炭行業虧損面已超過八成,行業內盈利能力相對較好的上市煤企業績也逐步惡化。

        金融投資報根據wind數據統計,37家上市煤企中2015年虧損或預計虧損的高達19家,占去一半余;另外的18家盈利煤企,預增者寥寥,已經披露年報或業績預告、業績快報的煤企中僅有冀中能源實現預增;其余預減煤企,多數凈利潤同比降幅在60%以上。其中,陜西煤業、中煤能源、國投新集、平煤股份、大同煤業、神火股份、煤氣化、恒源煤電、大有能源、山煤國際等虧損嚴重,2015年虧損均在10億元以上。

        對于虧損的原因,眾所周知,受宏觀經濟增速放緩、產業結構調整、煤炭行業產能過剩及煤炭需求不足等多重因素影響,煤炭價格持續大幅下滑,煤企無一幸免。

        國內去產能目標密集出臺煤炭行業能否走出困境嗎?

      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此前主持召開國務院專題會指出,實現良好開局,推動穩增長、調結構,必須堅持改革、突出重點,用好供給側和需求側管理的基本手段,多出新招實招硬招,以壯士斷腕的精神予以推進。

        一方面,繼續加快培育新動能。這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。要深化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化服務改革,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,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著眼提高全要素生產率,促進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,結合實施“中國制造2025”、“互聯網+”,推動各類企業注重技術創新、生產模式創新和管理創新,創造新的有效供給,更好適應需求結構升級。另一方面,堅持用改革的辦法,運用好市場倒逼機制,改造提升傳統動能。抓住化解過剩產能、消化不合理庫存、促進企業降本增效等方面的難點問題,綜合施策,率先從鋼鐵、煤炭行業入手取得突破,增強企業自身活力和投資意愿,努力縮短轉型陣痛期,有效化解各類風險隱患。

        2月5日,國務院發布《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》,首次明確提出煤炭行業去產能的工作目標:從2016年開始,用3至5年的時間,再退出產能5億噸左右、減量重組5億噸左右。同時,強調嚴格控制煤礦超能力生產,從2016年開始,按全年工作時間不超過276個工作日重新確定煤礦產能。

        兩會過后,各省去產能目標陸續公布,涉及各個煤企,關停煤礦和減員分流等具體改革措施也將進一步細化。從目前煤企的態度來看,基本上都在積極響應去產能改革。

        在業內看來,未來煤炭行業的集中度將大幅提高,過剩產能的下降幅度和產能集中度提升空間或將大于鋼鐵。合計10億噸產能易主,相當于將目前煤炭行業產能集中度在3年-5年內提高近20%。同時,意見還鼓勵大型煤炭企業兼并重組中小型企業,利用3年時間,力爭單一煤炭企業生產規模全部達到300萬噸/年以上。

        煤炭為王的時代已經過去,前途未卜,煤炭產業何去何從?供給側改革將舊產能淘汰,對于“僵尸企業”必須痛下狠手,改造提升傳統動能。從中央“供給側”的思路出發,對行業進行治理整頓,提升供給側自身的質量,擠壓泡沫,拋棄無效供給。實現煤企轉型,提升自身競爭實力。

      ?